Contact Us
誠摯感謝您的來信,請不吝留下您的意見及聯絡方式,我們會儘快回覆您,感謝!
姓名:
E-Mail:
內容:
回上層
【澄清】[蘋果日報] 我們要睡到幾時(張大春)
6/15/2012

 

以下段落引述自[蘋果日報] 我們要睡到幾時--張大春 

這一節火車頭──「美麗灣渡假村」──是由台東縣政府開局做莊的一個建案,地點在杉原灣。任何建案都需要通過環境影響評估,由環評審查委員會司其事。照說球員歸球員,裁判歸裁判,本來不相雜廁,可是美麗灣這案子很特別,由縣府外包,過去8年來歷經5次環評,2008年6月也通過了,卻在今年1月經最高行政法院判定環評無效,其原因在於台東縣政府當初通過環評的決議程序違法。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【澄清】最高行政法院判定環評無效,非因在於台東縣政府當初通過環評的決議程序違法!

美麗灣開發案被宣告環評無效的部份,事實上是在民國97年1月23日以及99年9月7日高雄高等法院審理後,曾經判台東縣府敗訴,但因地方與最高法院釋義不同(註1)在上訴後,原判決在99年4月22日撤銷原判決並發回更審,100年1月13日最高行政法院更駁回環團要求,判台東縣府勝訴,此判決為回到環評續審但未通過之狀態,但已核發之其他建築執照等,仍繼續有效。最高行政法院 101年1月19日最高行政法院101年度判字第55號判決,台東縣政府環評審查委員會之組成與表決程序並無違法情形。

1:高雄高等行政法院採環保署解釋,認為本案是否需作環評審查,開發面積應以承租面積(全區六公頃)來認定,而非以實際開發面積(不足一公頃)來認定。以往環評案例,多以實際開發面積,而非承租面積認定。依此解釋,一塊0.2公頃的土地,蓋200個房間的旅館不用作環評,一塊十公頃的土地,蓋2個房間的旅館,反而要做環評,這和過去大家認知環評是管制開發強度,而非以承租面積來認定的概念不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以下段落引述自[蘋果日報] 我們要睡到幾時--張大春

依照法令,超過30間雙人客房的旅館應由中央部會主持環評審查,為降低審查層級,「美麗灣」一案儘管佔面積高達6公頃、80間客房,卻仍申請為「一般飯店」,這是此案遭最高行政法院判定環評無效的根本原因。換言之,環評須拉高層級、重新來過。其間,工地照常運作。縣政府和委外的業者都只有那句老話:「開發不等於破壞。」 

 

【澄清】美麗灣從未降低審查層級,規避環評。

行政院環保署表示,本案環評應屬台東縣府權責,依法應由台東縣府審查。 飯店定位為一般或觀光旅館,與投資規模、房間數無關,係為申請許可制。美麗灣渡假村是一個僅有80間房間的渡假村,開發時定位為「地方休閒渡假旅館」做申請。交通部觀光局表示,依環評法規定,環保署有督導地方環評之責,但此案以一般旅館向台東縣政府申請許可,依環評法規定就應該由台東縣政府審查。行政院環保署表示,本案環評應屬台東縣府權責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原文】[蘋果日報] 我們要睡到幾時(張大春)    2012/06/15

     

我要向我的老朋友、布農族詩人田雅各道歉。
他在周末清晨打電話給我,以為我應出現在台東杉原灣的抗爭現場:「啊你怎麼沒有來?」那時我還在睡夢之中,逐漸醒來後才想起:我只是前一天晚間在臉書上轉貼一篇《杉原灣告急,請救救我們!》的文字。「啊你還在睡覺喔?」雅各這樣說:「對不起,吵到你了。」

該說對不起的是我。是的,我還在睡覺!我們這島上有一兩千萬人可能都還在這個議題上睡覺呢兄弟,我只不過轉貼了一篇文字,貼過之後顯然就徹底忘懷了、毫不措意了;而東台灣海岸線正在崩毀──那是地方政府帶頭、夥同土地開發商蠻幹的一樁罪行。

這一節火車頭──「美麗灣渡假村」──是由台東縣政府開局做莊的一個建案,地點在杉原灣。任何建案都需要通過環境影響評估,由環評審查委員會司其事。照說球員歸球員,裁判歸裁判,本來不相雜廁,可是美麗灣這案子很特別,由縣府外包,過去8年來歷經5次環評,2008年6月也通過了,卻在今年1月經最高行政法院判定環評無效,其原因在於台東縣政府當初通過環評的決議程序違法。 

依照法令,超過30間雙人客房的旅館應由中央部會主持環評審查,為降低審查層級,「美麗灣」一案儘管佔面積高達6公頃、80間客房,卻仍申請為「一般飯店」,這是此案遭最高行政法院判定環評無效的根本原因。換言之,環評須拉高層級、重新來過。其間,工地照常運作。縣政府和委外的業者都只有那句老話:「開發不等於破壞。」 

跟在這一節火車頭後面的,還有好幾個開發案,總計將要佔去89公頃的土地,蓋成1500間客房。其中,包括都蘭黃金海的11公頃、500間客房及杉原棕櫚的26公頃、也是500間客房,還有278間客房的海濱大酒店和佔地18公頃的遊艇港;總開發面積會是目前美麗灣一案的十幾倍。 

誤以為盡公民義務

抗爭已展開,台東縣政府也高調加強警力,訓斥集結的民眾違反《集會遊行法》。但民眾的回應很清楚:「到底是誰違法?」環保團體和原住民團體所爭的,並不是高蹈虛空的抽象概念,而是應落實在每個人生活環境裡的正義究竟還存在嗎?儘管退一萬步來說:從最高行政法院判定美麗灣一案環評無效的那一刻起,開發工地也都還沒停止作業,這是現代化民主國家的公民無從想像的公共暴力,可是公民還在睡覺。
除了「開發不等於破壞」,美麗灣渡假村方面還強調,期待這案子能為台東縣旅遊發展「盡份心力」,會「盡力愛護杉原灣,守護都蘭灣,將著重在生態環境與人文回饋。」你聽得進去嗎?這些人連法令和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都不能遵守了,還可能守護你什麼?愛護你什麼?回饋你什麼呢?

我還在睡嗎?慚愧。當我不記得台東海岸線有多麼美麗的時候,當我不在乎那些度假村有多醜陋的時候,我的確還在睡著,夢中還當自己是個文明人;卻全然沒發現:我只是看著電腦螢幕上累增著按讚的數字,誤以為自己盡到了公民的義務。

 

段落引用的原文出自:http://www.appledaily.com.tw/appledaily/article/headline/20120605/34277287/